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你所不知道的伦敦金融城

2018-09-26 11:46:52

你所不知道的伦敦金融城

3月下旬的伦敦,难得的阳光照耀在市中心。Peter Wynne Rees迈着大长腿,穿梭在伦敦金融城的每条街道上。

他熟悉这里的每条街道和每栋建筑的由来。尽管道路密密麻麻,他总能讲出每个街道和建筑背后的故事。作为伦敦金融城政府的规划官员,Rees规划着这座世界金融中心的每个街面。

“一个城市的成功不仅仅是有摩天大楼,还应该有可利用的空间。任何国家的人们都会闲聊,有人闲聊的地方就会是生意产生的地方。”午后的金融城忙碌但不缺乏宁静,他对《第一财经》解释着为什么伦敦金融城会有那么多的酒吧和咖啡馆。

伦敦金融城是伦敦市中心的一个特定区域,面积仅有一平方英里(约合2.59平方公里),这里聚集了全世界最繁忙的金融交易。全世界35.8%的每日外汇交易、70%的国际债券交易、19%的跨国贷款在这里进行。

它和伦敦市的地理关系,很像陆家嘴对于上海、金融街对于北京。但其管理和历史脉络,则远比后两者深厚得多。800年前,伦敦金融城就是伦敦,现在的大伦敦是在金融城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现在,这里则成了英国金融业的核心区域,是英国金融业的代表。

为什么这里会成为世界金融中心之一?伦敦金融城究竟有那些独特的优势,让其超越其他地方吸附更多金融资源?我们带着这些疑问,走访了金融城的方方面面,希望能给中国有志于打造金融中心的城市带来一些启发。

比如,Rees就自信地和说,狭窄的街道和密集的酒吧,是伦敦金融城的优势之一。“狭窄的街道便于人们快速地在不同建筑之间往来沟通,人们会去市场,会去酒吧闲聊,在那里信息会得到交流,打听到一些其他机构的消息。”

你信吗?

独特的政府地位

比起纽约的华尔街,伦敦金融城虽然属于伦敦的一部分,但它的管理是相对独特的。它和伦敦市保持着既独立又合作的关系。

比如,伦敦金融城的市长,是一个荣誉性职务,每年通过选举产生。市长的是代表英国政府向世界宣传英国的金融服务,并接待来访的各国政要,在出访海外时,其级别相当于英国内阁部长。

伦敦城的警务由独立的金融城警察(City of London Police)负责,而大伦敦其他地区则由伦敦都市警察(Metropolitan Police Service)负责。

金融城还有大伦敦不具备的历史优势。比如,管辖整个英格兰和威尔士的中央刑事法院位于伦敦金融城境内。至今中央刑事法院驻地老贝利的房屋产权仍为伦敦金融城政府(City of London Corporation)所有,并且整个法院的运作都由伦敦金融城政府出资并管理。就在几年前,伦敦金融城政府还出巨资将这座始建于18世纪的法院大楼进行了修缮。

上述这一切的独特性,源自于伦敦金融城的历史。

伦敦金融城政府是英格兰地区最古老的地方政府,其根源可追溯至中世纪时代。即便是英国威斯敏斯特议会也是基于金融城的政务议事厅(Court of Common Council)发展而来的。

早在1066年诺曼底人征服英格兰之前,伦敦金融城一带的市民就已经享有各种公民权。之后伦敦金融城管理架构逐渐发展,并最终成为英国第一个有自主权的地方政府,其历史超过800年。

金融城政府不仅拥有独特的管理权,还拥有巨大的财富。从一开始,金融城政府就进行了大量的土地投资。从中世纪到斯图亚特王室(Stuart)时期,英国王室经常要向金融城政府借钱,来进行国内及海外政策的落实。

现在的伦敦金融城政府,既是金融城的管理者,又能像商业机构那样进行投资。这个矛盾的组合让人听起来不可思议,尤其是在高度私有化的西方社会。他们既管理市政,又拥有价值25亿英镑的各种房地产等,还有其他大量的金融投资。

金融城政府有专门负责房地产投资的部门,在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后的低谷期到如今的6年间, 金融城优质写字楼的租金从约35英镑/平方呎上涨到60~70英镑/平方呎,涨幅近50%, 空置率也从12%下降到了7%左右。这是由于尽管银行业受挫,但是保险、法律、海事及资产管理等行业则发展良好。

金融城专门负责地产投资的部门负责人Peter G Bennett并不介意向我们披露他们的投资账本。“我们有金融城四分之一的土地,总价值达25亿英镑。现在我们也在购买房地产。过去十年我们买了城市边缘的地,买得很好,有很好的回报。”Bennett说。

金融城政府将这些土地入股,和开发商或金融机构一起投资办公楼,然后再将其出租获利。这是他们典型的投资模式。

虽然如此,Bennett还是觉得现在金融城的房价太高了,市场有些不稳定。尤其是近几年中国投资者不断涌入,中资金融机构不断在那里买楼置业。

“严肃地说,中国来到伦敦的投资比起其他国家有些迟了,但你们并不孤单,加拿大等人还在准备投资更多的钱。很多有趣的变化还在继续发生。” Bennett说。

三大职能

正是因为历史地位的独特,再加上几百年来投资所得,伦敦金融城政府有着其他地方政府所不具备的巨大自主权。他们可以自主地选择发展思路,不必为招商引资所困扰。

总的来说,金融城政府的职责主要包括三个方面:1.支持和提升金融城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位置;2.为金融城内的居民、工作人员和游客提供各种基础服务;3.为伦敦及全英提供高附加值服务,包括支持各种艺术和经济复兴等。

伦敦金融城政策委员会主席包墨凯 (Mark Boleat)对《第一财经》说:“我们做很多地方政府也做的事。但最主要的是促进以下几件事:首先我们提供投资伦敦的机会。我们使用这些钱不只服务伦敦,也对整个国家有利。我们会做政策的代言人,在建设性的讨论基础上进行游说。我们会努力促成在伦敦的投资项目,也会打开各种在伦敦或和伦敦相关的生意机会。”

政策委员会主席这个职务是这个金融中心实际的当权者。由于市长经常要更替,政策委员会主席成为了真正的管理者。因此,包墨凯的行程相当紧张,在和我们见面之前的一天,还在和保加利亚的总统共进午餐,接下来他还会接待新加坡总理。

“理论而言,我只是一个小机构的主席,但我80%的时间都投入在国家和国际的事务上。”包墨凯笑着说。

伦敦金融城经济发展部部长保罗(Paul Sizeland)说,伦敦金融城的发展有很高的独立性,靠金融城自己的基金就可以维持政府运转。

“我们有着不一样的布局。我们不是政党,所有的成员都拥有独立的政治观点,这很重要,意味着我们并没有政治上的领袖。我们也不是贸易的组织,所以我们不向公司圈钱。我们用以推广金融业的开销都由这几年的投资盈利资助。”保罗说。

保罗认为,如果把所有这些特点放在一起,就会找到金融城独一无二的卖点。“这意味着我们可以提供值得信赖的设备和便捷服务,不需要强迫个别的企业或我们并不信任的企业进驻

你所不知道的伦敦金融城

。如果实现不了双赢,我们就不会去做。”

对外合作的过程中,伦敦金融城一直推广合伙人思维。保罗说:“过去那种告知‘这是我们要做的,这是你们应该做的’的方式过于简单了,当我身处上海时,我觉得这种方式不够尊重,没有把中国正在成为世界领先的经济体这一事实考虑在内。”

正是因为这样的思路,伦敦金融城在和中国的合作上显然更顺畅一些。

包墨凯和保罗的团队是伦敦开展离岸人民币业务的强力推手。2010年开始,他们就推动金融城组建了中国事务顾问委员会,邀请李扬、李剑阁等人成为顾问。2011年开始,他们又推动伦敦争取成为全球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基于共赢的思路,使他们争取到了中国朋友的热心帮助。

“2011年,主席从中国回来后说听到了很多有关人民币的想法,于是我们就写了信问这些伙伴,我们金融城应该做些什么。两天后,我们在办公室接到说,让我们来聊聊我们应该怎么做。”保罗回忆说。

留住人才

也正是因为财力雄厚,金融城政府每年投入了大量的财力物力,进行各种文化教育慈善投资。其目的是想让人们在这里留下来,而非简单地当做一座上班之地。

这里拥有英国最着名的艺术学校Guildhall School of Music and Drama,培养出了邦德007的扮演者丹尼·克雷格等人。这里还拥有能免费提供各种金融数据查询的商务图书馆,以及全欧洲最大的综合演艺会展中心Barbican Centre。再加上伦敦博物馆、伦敦交响乐团和金融城文化节等,金融城政府每年对艺术机构和活动的投资高达8000万英镑。

另外,金融城政府每年仅用于慈善捐赠的款项就有几千万英镑,他们是英国赫赫有名的捐赠“金主”,通过伦敦金融城的“城市桥梁信托基金”(City Bridge Trust)常年支持伦敦各处的慈善机构和活动。甚至,他们还承担了伦敦及英国东南部超过11000英亩的森林公园和绿地的维护管理工作。

我们走访了这些机构,惊奇地看到在最繁忙的世界金融中心之中,还有着那么多的艺术和人文活动,这里的节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快。

金融城的常住居民只有8000人,但工作人口约35万,再加上访客,每天几十万人在这里进进出出。带领我们游走在金融城每个角落的Rees是常住居民中的一位。他的家就在演艺中心、学校和城中湖的周围。

问Rees如何看待互联对金融城的冲击,他回答得很淡定:互联取代不了面对面。天气变好了,人们真的很喜欢利用这些空间来度过午餐时间,从办公室出来野餐,享受空气和阳光。

把人留下来,享受这里,是金融城政府要打造的主要环境。在上海呆过三年的保罗说:“在上海,每个人都向我介绍他们很漂亮的办公室,但事实上,成功的商业中心绝不只是高楼这样的硬环境,而更多的是软环境。如果拥有了良好的软环境,就能吸引人才,有了人才才能走向成功。”

Rees带我们穿梭在伦敦金融城的大街小巷,这里遍布着酒吧和咖啡馆。

对英国金融史有着研究的Rees说,以前其实没有银行等机构,人们最早进行交易就是在酒吧进行,很多酒吧显着的标志就成为人们约定交易的地点,以至于演化到今天,现在很多国际知名金融机构的logo(标示)都是源自于当初的酒吧标示。

直到今天,金融城仍然重视着这些基本需求。这里不会出现让人们为了一顿午饭而为难的局面,更愿意让大家在工作中间或完成工作后来到餐厅和酒吧放松一下。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在金融城的正中间是曾经的伦敦股票交易所,在被变卖后并没有开发成新的写字楼,现在这里是餐厅和奢侈品的商店。

在见到我们的那个星期,有报道说纽约取代了伦敦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领头羊。保罗显然并不在意这种消息。他认为,有着800年历史的金融城要从建设长远竞争力出发来看。

“关键是如何满足商业所需。这种需求可能是空间,也可能和科技以及IT相关。”保罗说,“现在世界上只有两个真正的国际金融中心,就是纽约和伦敦。而我在想的重点是,金融城的潜在未来会如何。”




高温升降炉厂
真空气氛搅拌炉
坩埚升降炉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