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农妇滞留医院3年欠费20多万家属拒接其回

2018-10-29 12:29:52

农妇滞留医院3年欠费20多万 家属拒接其回家(图)

刘来香老人在三九脑科医院已住了1203个日夜。

如果不是四年前那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惠州龙门县农妇刘来香,或者会在家打扫庭院,或与丈夫儿女围坐一起,走街串巷拜年。

而今,她独自平躺在暨南大学附属三九脑科医院的综合病区病榻上,与之相伴的是医院为其聘请的全职护工。她在这所医院里,已经住了3年3个月又15天,一共12 0 3个日夜。农历羊年新年,她还是在医院内度过,接访记录和24小时陪护护工均证实,迄今她没人探望。她的滞留,和病情无关,和复杂的纠纷,亲人的遗忘有关。

在全市各大医院进行的寻访中发现,诸如刘来香这样回不去的病人,虽不多却也并非孤案。他们有的因病情尴尬,家人不愿接回,长期滞留医院;有的因涉及交通、治安纠纷,在未得到妥善处置、赔偿前,家人以此相胁迫;也有的患者本身与家庭失睦,家中关系本就淡漠……

回不去的病人群体,也就成为社会万花筒中一处暗淡的棱镜。刘来香案例牵扯出来的,是广东省内庞大的道路交通社会救助基金的申请难、运用难的现状。

2012年已达到了出院标准

刘来香受伤的过程其实一点都不曲折,惠州市交警支队给予的函件显示,2011年9月11日,她在住家附近遭遇交通事故,立即被送往当地医院接受了将近两个月的治疗。“重型颅脑损伤、双侧额、颞叶区脑挫裂伤。虽未伤及神经中枢,但她失去了语言能力,运动功能也变得极差。”三九脑科医院神经外六科主任吴杰表示。同年11月7日,她被家人转送广州三九脑科医院继续治疗,至今她都未离开这间医院的回字形楼宇。

“初来时深度昏迷,严重的脑脊液,还合并了严重的肺部感染。在医生和其顽强生命力配合下,一关一关地熬了过来。”为了清理受损的颞叶部,医院为她进行了多次手术,刘来香终于病情稳定,精神、睡眠良好,恢复自主进食。“从医学的角度而言,刘来香在2012年上半年已达到了出院标准。”但此时,“陪护家属不见了,前来医院探视的次数也越来越少,间隔时间越来越长。”由于无法和家人取得联系,其中原委只能通过医院人员的转述和录音加以佐证。

家属玩“失踪”交警提议用基金垫付

当年撞击刘来香的车辆并没买保险,肇事方经济条件有限的情况下,单纯依靠肇事方赔偿几乎没有可能。为确保救治工作及时开展,惠州市交警支队曾给广州医院方面来函,请求医院继续救治。并描述刘来香家庭经济十分困难,无能力承担后续治疗费,惠州交警建议医院采取挂账治疗,并承诺自2011年12月26日发生的住院治疗费,由惠州市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予以垫付。

类似的挂账治疗进行了一年,医院没得到垫付的费用,频繁地与惠州交警进行沟通、接洽,一年后的2012年11月12日,医院方才得到了另一份回函,表示相关款项已处报批阶段,这笔款项还是到了一部分,但也就是从2012年12月开始,刘的家人就变得难以联系了。

从这时开始,医院为刘来香聘请了专职护工,24小时照顾生活起居,湖南籍护工张阿姨,是刘来香住院后陪护期长的人了,已陪了两年两个月。由于基本没什么并发症要处理,刘来香除失语、偏瘫之外,身体状况也不错,张姨的工作就是喂饭,做好刘来香的清洁工作。

欠费20多万表示渴望回家

刘来香案头生成的每日清单和累计欠费清单显示,其3年多来发生的医疗总欠费为元,仅仅是医药费用,并不包含医院为其提供的护理费和食宿费。

从入院时的55周岁,到目前的近59周岁,刘来香在医院内的变化也就是年龄增长和经常被换床位。神外转到了神内、继而到康复科,到了综合病区病房。“医院的业务用床本就紧张,实际上无需治疗的刘来香,挤占了许多危重病人的资源”,主管医生谭佳亮表示。刘来香毕竟是个曾发生过严重颅脑损伤的病人,身边又无家人陪同,病情一旦出现重大变故需要做手术,没有家属签字承担法律,医院要背负巨大的医疗风险。挂床、欠费,这些问题对于医疗机构颇显重要,但更关键的是患者长期滞留可能带来的医疗纠纷。

在与刘来香接触的十来分钟内,她表示希望老公和儿女们来接她,但面部表情和颓然的神态,表明她也无能为力。[1][2]下一页家人挂断再不应答

随后与其家人和惠州交警沟通,用固话、两度拨通了其丈夫的,在简单说明意图后,对方立即挂断了,随即再也无法取得联系。

与惠州龙门交警梁警官、钟警官(两位曾代表惠州方面前来洽谈挂账就医的问题)的联系也不顺畅,两位除证实刘来香的车祸伤属实外,其余情况均要求联系惠州市交警支队、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等机构。

经过3年多的了解、斡旋,医院也大致理清了刘来香长期滞留的主要原因,家属无钱,求助到救助机构,救助机构在先期履行了救助义务后,后续救助又难以为继。于是就形成了家属找救助机构、机构找医院,医院又回过头来找家属的怪圈。在这样的循环中,刘来香在医院中过了一年又一年,没人能找到解开循环结的方法。

[滞留类型]

广州约七成滞留病人因欠费

欠费在对广州市各大医院搜集的22例符合出院标准,却滞留医院3个月以上的病例进行汇总后发现。其中涉及欠费元的案例一共占14例。欠费之后家属失联,待出院病人无从送达。对这类情况,各类医院的做法相对简单,动之以情,鼓励家属来签订欠款协议后,将患者接走。

夫妻离异无人搭理有3例是因为夫妻离异,原本的亲人老死不相往来。3例滞留病人均为男性,有退休金、医保,但脑中风、偏瘫、失语或昏迷状况后,再无亲人搭理。对于这类病患,医院的做法一般是积极寻找民政机构接管。这类病患,因家庭失睦,亲情已非常淡漠。

长期离家家属懒得理暨大三九脑科医院之前还曾接收一名50岁的女性脑中风患者,常年独自在外打工,甚少顾及家庭、子女的成长,在家人眼中,她已与失踪无异。骤然发生中风、失语后,医院去找家人接患者,家属往往退避三舍。医院经过当地警方,确定了其老家依然还有族叔、丈人在家。是自行派救护车驱车1000多公里,将患者送回老家,在公安见证下办理了移交手续。“患者的脑病我们解决了,但其同时存在的心脏病我们无法处理啊,虽然欠费、运费肯定无法追回,但总好过耽搁病情。”这类割肉斩仓般的举动,的原因,还是害怕滞留病人出现意外。

车祸斗殴赔偿款未到位此外5例滞留病人,则或多或少的与刘来香的情况雷同,交通事故处理意见不明确,未见赔偿到位是主要原因。社会治安事件如打架、被攻击后,对方无法进行民事赔付的也有。

[律师说法]

滞留病人的家属涉嫌遗弃罪

广东卫生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北京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杨会林表示,深究目前滞留病人的各类情况。涉及医疗欠费而亲属弃之不顾类型的,是涉嫌构成遗弃罪的。“有抚养、赡养义务却拒不履行相应的,只要病患符合出院标准,医院通知家属后不来,医院立即可以报案处理。”

如警方介入后,家属仍拒不执行,则可以遗弃罪进行诉讼了。作为家属,亲情再如何淡漠,法律规定的相关义务,必须履行,“当然,家属宁愿坐牢都不愿承担抚养、赡养义务的,医院作为公益性机构,有继续承担后续的相应义务。”在杨会林看来,此前北京一医院将滞留患者抬出医院的做法,有欠妥当之处。杨会林表示,滞留病人中,只有明确的鳏寡孤独人士,是民政机构应该予以接收的。“这部分,在中国亟待理顺、完善。”

[深层原因]

20亿救助金无专人处理罕有花出去的

惠州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管理机构,也成了刘来香案例中的一环。广东省红绿灯交通救助基金会秘书长王剑表示,该案例表明广东省的道路交通事故救助体系是不完备的。

“按规定,应该按交强险的2%,交通违章罚没资金的3%再加上社会捐助,共同组成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这笔款项非常庞大,广东目前累计收入已超过20亿。”王剑表示,但去年真正用出去的,几单,十来万而已。

“知道申请程序的本就不多,申请起来还需要特别繁琐的程序—要交管部门牵头六个部门每笔都开会审核。关键的一点在于,没有专职人员处理这笔费用的审核,都是交警兼职在做申请工作。”王剑表示,省交管局曾经希望申请一些编制,专门用于运作救助基金,但未获批准。这也导致了广东的救助基金没能盘活,真正运用于交通事故救治伤员上。

家人挂断再不应答

随后与其家人和惠州交警沟通,用固话、两度拨通了其丈夫的,在简单说明意图后,对方立即挂断了,随即再也无法取得联系。

与惠州龙门交警梁警官、钟警官(两位曾代表惠州方面前来洽谈挂账就医的问题)的联系也不顺畅,两位除证实刘来香的车祸伤属实外,其余情况均要求联系惠州市交警支队、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等机构。

经过3年多的了解、斡旋,医院也大致理清了刘来香长期滞留的主要原因,家属无钱,求助到救助机构,救助机构在先期履行了救助义务后,后续救助又难以为继。于是就形成了家属找救助机构、机构找医院,医院又回过头来找家属的怪圈。在这样的循环中,刘来香在医院中过了一年又一年,没人能找到解开循环结的方法。

[滞留类型]

广州约七成滞留病人因欠费

欠费在对广州市各大医院搜集的22例符合出院标准,却滞留医院3个月以上的病例进行汇总后发现。其中涉及欠费元的案例一共占14例。欠费之后家属失联,待出院病人无从送达。对这类情况,各类医院的做法相对简单,动之以情,鼓励家属来签订欠款协议后,将患者接走。

夫妻离异无人搭理有3例是因为夫妻离异,原本的亲人老死不相往来。3例滞留病人均为男性,有退休金、医保,但脑中风、偏瘫、失语或昏迷状况后,再无亲人搭理。对于这类病患,医院的做法一般是积极寻找民政机构接管。这类病患,因家庭失睦,亲情已非常淡漠。

长期离家家属懒得理暨大三九脑科医院之前还曾接收一名50岁的女性脑中风患者,常年独自在外打工,甚少顾及家庭、子女的成长,在家人眼中,她已与失踪无异。骤然发生中风、失语后,医院去找家人接患者,家属往往退避三舍。医院经过当地警方,确定了其老家依然还有族叔、丈人在家。是自行派救护车驱车1000多公里,将患者送回老家,在公安见证下办理了移交手续。“患者的脑病我们解决了,但其同时存在的心脏病我们无法处理啊,虽然欠费、运费肯定无法追回,但总好过耽搁病情。”这类割肉斩仓般的举动,的原因,还是害怕滞留病人出现意外。

车祸斗殴赔偿款未到位此外5例滞留病人,则或多或少的与刘来香的情况雷同,交通事故处理意见不明确,未见赔偿到位是主要原因。社会治安事件如打架、被攻击后,对方无法进行民事赔付的也有。

[律师说法]

滞留病人的家属涉嫌遗弃罪

广东卫生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北京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杨会林表示,深究目前滞留病人的各类情况。涉及医疗欠费而亲属弃之不顾类型的,是涉嫌构成遗弃罪的。“有抚养、赡养义务却拒不履行相应的,只要病患符合出院标准,医院通知家属后不来,医院立即可以报案处理。”

如警方介入后,家属仍拒不执行,则可以遗弃罪进行诉讼了。作为家属,亲情再如何淡漠,法律规定的相关义务,必须履行,“当然,家属宁愿坐牢都不愿承担抚养、赡养义务的,医院作为公益性机构,有继续承担后续的相应义务。”在杨会林看来,此前北京一医院将滞留患者抬出医院的做法,有欠妥当之处。杨会林表示,滞留病人中,只有明确的鳏寡孤独人士,是民政机构应该予以接收的。“这部分,在中国亟待理顺、完善。”

[深层原因]

20亿救助金无专人处理罕有花出去的

惠州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管理机构,也成了刘来香案例中的一环。广东省红绿灯交通救助基金会秘书长王剑表示,该案例表明广东省的道路交通事故救助体系是不完备的。

“按规定,应该按交强险的2%,交通违章罚没资金的3%再加上社会捐助,共同组成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这笔款项非常庞大,广东目前累计收入已超过20亿。”王剑表示,但去年真正用出去的,几单,十来万而已。

“知道申请程序的本就不多,申请起来还需要特别繁琐的程序—要交管部门牵头六个部门每笔都开会审核。关键的一点在于,没有专职人员处理这笔费用的审核,都是交警兼职在做申请工作。”王剑表示,省交管局曾经希望申请一些编制,专门用于运作救助基金,但未获批准。这也导致了广东的救助基金没能盘活,真正运用于交通事故救治伤员上。

原标题:农妇滞留医院3年欠费20多万家属拒接其回家(图)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

施格名门
旺旺棋牌
三庆汇德公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