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温州鞋乡地位难保中小企业被逼上梁山行情资

2018-10-29 12:37:29

温州鞋乡地位难保 中小企业被逼上梁山行情资讯

河北、河南、湖南等地的制革业正迅速崛起,凭借着低价策略,他们向正处于鞋业中上游的温州品牌发起凶猛的冲击。

如今,温州中小鞋企正处于一个尴尬的发展地步。

一个朋友近日辗转于广州、福建泉州、浙江温州、河北保定等地考察鞋业市场。这个朋友在湖南长沙做皮鞋批发,他的感觉就是,温州鞋子现在不好卖了,跟他一样在广州做批发的一些经销商以前总跑温州拿货,现在都转到河北、河南、湖南等地拿货,因为同样的低端产品其成本在一些地方一双就要低10元以上。

近两年来,河北、河南等地的制革业迅速崛起,加上人工、水电、厂房等成本低廉,优势凸显,后来者居上,从而抢占了很大一块中低端鞋类市场份额。与温州发展路径相似,这些地方多数鞋企也正在自家院落的基础上搞扩建,运用“作坊式”模式生产经营。

“只要他们再作努力,温州着名的鞋乡地位可就难保了。”我的这位朋友如是说。

行业内流行着“广州鞋领导潮流,温州鞋主导市场”的话语,似乎受到了市场无情的挑战。事实也正是如此。目前产业转移,成本压力让温州鞋企发展受阻。调查数据显示,温州制鞋企业数量大面积萎缩,已从2002年的5000多家缩减到今天的2600家。

那么,剩下的这些温州中小鞋企的出路在那里?

向上走是一条出路,但这谈何容易。温州浦北集聚了一批中低端鞋厂。以当地一家年销售额2000万元左右的A厂为例,其拥有六七套磨具,3条流水线,70多个工人。目前一套磨具6万元左右,流水线一条15万元左右。如果走中高端,光是设备更新的成本就需翻番,超过这家鞋厂一年的净利润。

除了升级代价较高,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这些厂家转型升级的积极性并不高。比如,A厂老板称,鞋子市场容量有限,他们一年做八九十万双鞋子,发给各地经销商也就够了,再多就卖不出去了,其他小厂情况类似。

此外,设计研发也是温州中小鞋企的软肋。“温州苍南一个老板,做中高端鞋的,由于开版设计没做好,加上管理也有问题,做了两年就倒闭了。” A厂老板告诉我。

当然,温州鞋业不是优势全无。在设计方面,温州鞋企仍有砝码在手。作为全国鞋业设计中心,温州鞋出色的设计水平仍是毋庸置疑。“正装皮鞋,我终还是选定温州几个厂家。”朋友说,尽管便宜,其他地方的皮鞋设计还是比不上温州。接下来,如何充分利用鞋业设计中心这个平台,或许是温州中小鞋企的一个突破口。

而向下走,温州仍有忠诚的客户基础。“我还是喜欢和温州人做生意。”朋友说,他在跟河北河南等地的厂家进货时,货款打过去,对方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有货就给你发;而相同情况,温州鞋厂给的回复就具体到某个日期,而且速度很快。“只不过产品差不多,我还是要选择价格低的,成本现实。”朋友补充道。

一方面,市场份额被抢,温州中小鞋企自身转型升级迫在眉睫;另一方面,他们也仍有砝码在手。不管怎样,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未来的鞋业市场还是会继续洗牌。尽管放低身段仍有市场,但显然很多拥有实力的温州企业在这种倒逼之下已经不愿意重走自己的老路,他们已试图在高端开拓新市场。康奈集团董事长郑秀康说,如果企业继续发展,空间在于高端,这样才能成为将来国际上认可的品牌。同城的奥康集团也借助2008年的奥运营销实现了三级跳。

事实上,温州的遭遇,正是当下中国经济产业梯度转移的一个缩影。

夹持工具
中海盛唐坊
热卷厚壁钢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